以長線思維部署中國市場:不必對監管變化感到恐慌的三大原因

踏上規管趨嚴之途

說中國最近對科技及私人教育業的打擊令市場措手不及,並不足以形容其嚴峻程度。

不過,政策上的轉變似乎是有事要發生的跡象,它反映取態不斷改變——據2021年8月中旬發表之五年規劃1概述,中國政府將對國家安全、數碼經濟和醫療保健等領域加強監管。

不論是目前為止的徹底變革,還是看似長期並由政府主導的建設高科技知識型經濟策略,在混亂動盪之中,外國投資者集體損失數百億美元,許多身處受影響行業的公司估值暴跌。

自2020年11月螞蟻金服IPO (首次公開招股) 遭歷史性煞停後,部分頂尖科技企業受到嚴重影響。最近的焦點轉向網上私人補習,一些突然推行的改革給市場龍頭帶來財務危機。

溢出效應風險

受影響的可能不止投資者情緒。以教育業為例,儘管該行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相對較小,按總市值計算僅佔2019年GDP的0.7%左右2,但宏觀不確定性有可能造成市場溢出效應。

更重要的是,大型科技公司今後扮演的角色受到削弱。考慮到科技業在促進國內創新和吸引全球資本方面的作用,中國政府需要找辦法讓公平競爭達到平衡,同時保持這類企業的活力,以及投資者對它們的興趣。

講到底,這需要改革和溝通,以更具透明度的方指示一條更為慎重的道路。

把注意力放在中國的未來

政策環境變動不定,要精準地確定最終的局面不容易,但是投資者應把目光放在中國政府近期的舉動之外。具體來說,我們認為有三個明確理由應繼續投資於中國的長遠願景。

1.政策轉變顯示中國經濟和社會長遠發展的根本首要任務。

讓投資者始料未及的科技及教育業限制,亦可視作扶助原定計劃減少中國不平等現象的措施。

這與「共同富裕」的口號不謀而合,亦與中共十九大和最近的《十四五規劃》追求實現的政府策略目標相一致。

簡而言之,社會平等和福祉為首要任務,中國政府相信可以透過堅定的短期政策來達成任務,這些政策從長遠來看將是利好。

舉例來說,確保優良的義務教育將防止家長迫不得已尋求私人補習,進而造成不平等的情況。

2.對科技和教育業的限制旨在修正相對較寬鬆的反壟斷規例,從而實現公平競爭。

中國在互聯網領域的監管環境不斷演變,隨着新冠肺炎疫情加快數碼化步伐,近來人們對網絡安全有疑慮在所難免。

中國實施資料保護規例已20多年,最近通過的《數據安全法》和即將通過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將有助整合不同政策,釐清企業的責任。

與此同時,中國的反壟斷規例比美國和歐盟寬鬆,因此,可以認為中國政府不過是奮起直追,審查迅速壯大的科網龍頭。

對具有策略利益的行業施加限制,潛在結果可能是令未來的投資更具成效,理由是行業目標變得更明確、效率更高,例如劃撥更多資源到研發上,而非透過營銷來促進流量增長。

惠譽評級 (Fitch Ratings) 指,有關行業今後還將迎來更大的競爭機會3

此外,比起惡性競爭或濫用市場地位,力求完善服務和創新有利於身處以下領域的企業:人工智能、半導體、5G、機械人、先進製造,以及潔淨能源等支持中國宏大科技自主願景的領域。

3.中國政策制定很少採取直接的路徑,順應中國政府的觀點或有助外國投資者放眼長遠。

中國最近的言論應該讓所有投資者明白到,中國的經濟前景關乎在短期穩定和長期可持續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事實上,由2020年中開始的強勁週期性反彈,可視為向政策制定者推進結構性改革提供機會之窗,

因此最近的事態不會改變我們對中國的整體樂觀情緒和投資方針。我們預計監管格局將隨着經濟的發展而轉變和成熟,這在中國提出的「實現高質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尤其明顯。

在我們看來,中國政府基本上是說:「你們可以繼續壯大,但不要讓國家安全受到威脅。」

重振投資者信心

就目前而言,在策略性行業有更明確或更容易預測的框架之前,整體投資者情緒可能仍將保持悲觀。不過,務必注意不要錯誤解讀政策,或對之反應過度。

採取以股票為主的由下而上流程,而非採取由上而下的部署亦會有幫助。

從長期來看,隨着政府在傳達政策方面有所進步,各種因素拼湊形成更明確的藍圖,投資者信心應該會好轉。中國監管風險並非新鮮事,但我們認為,監管風險與仍然存在的卓越增長機會之間必須作權衡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