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信貸熱潮來襲 短存續期債券乘風而起

疫苗接種於去年底開始推行,激發投資者對經濟復甦的樂觀情緒。不過,經濟復甦顯然並不平衡,因而衍生出各種風險,從影響融資渠道的高債務水平,到潛在的加息和通脹升溫,以至全球經濟增長放緩。

這些風險在固定收益領域造成投資窘境,任何投資者腦海中都會閃現三道問題:

  • 在零利率環境下,我該如何創造理想回報?
  • 宏觀前景日趨動盪不穩,我該如何做好準備?
  • 在美國和其他許多市場,加息似乎勢在必行,我該如何對沖加息風險?

面對收益不足、緊縮政策步步逼近、增長態勢難以捉摸,要達成上述目標,需要因時制宜。

緩解下行風險、分散投資和套息都是滿足特定投資需要的方法。其中,亞洲短存續期債券可望為固定收益投資者現時的窘境,提供強而有力的解決辦法。

三管齊下

亞洲短存續期債券投資組合的首要任務應包括:分散投資不同的國家和行業,同時採用信貸紀律、不受追求收益的誘惑。

在當前的投資背景下,這些目標使策略能夠釋除投資者對收益率、不確定性和對沖的擔憂。

解決收益率問題的方法有二,一是投資者可以延長存續期,沿着收益率曲線下移 (但在加息環境中,此舉是有風險的),二是他們可以沿着信貸曲線下移,例如從政府債券轉移至信貸,又或是從發達國家轉移至新興市場。

在新興市場領域,亞洲繼續吸引資本流入,原因是收益率向來較可觀、宏觀基本面不俗且信貸特徵良好。因此,投資於這個高收益地區可以為投資者提供急需的較高收益率。

當說到應對難以預測的高風險市場環境時,投資者需要一個靈活有彈性的策略,務求在回落時蒙受較少的損失,在升市時又不會犧牲太多上升空間。

在市場受壓時期,短存續期債券投資組合的波動性通常較低,流動性則相對較高。這是因為定期到期債券佔整體投資組合的比例較高,因此有潛力提供定期現金流,避免被迫拋售。

為緩解加息影響,短存續期債券投資組合會有系統地將風險預算從利率風險重新配置到信貸風險 (若採用主動完善的信貸分析,後者屬於較容易管理的風險)。

簡而言之,此舉使它們比長存續期債券更不容易受利率和信貸息差變動的影響。

鑑於利率和債券價格的變動通常呈相反方向,加息環境或會重創長存續期債券,對其構成挑戰。與此同時,由於接近到期的債券能更有把握地估算付息和資本支出,其價格往往比存續期較長的債券更貼近票面價格。

有效的亞洲短存續期投資組合應具備的主要特徵:

  • 靈活配置,投資於投資級和高收益債券,可酌情決定冒險/避險環境下的配置。
  • 存續期不超過3年,藉以防範加息,並可能使到期債券的現金流以較高利率再投資於市場
  • 把握中國市場,並對其他新興市場進行必要的分散投資,以充分把握亞洲區的增長走勢
  • 將ESG因素納入投資決策,過濾掉重大ESG風險

充分利用亞洲的信貸資質

綜觀市場前景,能夠把握亞洲信貸投資機遇的短期策略,對於投資者的投資組合格外具吸引力。

畢竟,該區擁有持久的相對價值,尤其是在固定收益領域。

舉例來說,亞洲匯聚高增長經濟體,而且發債規模迅速擴大、種類不斷增加。此外,區內的信貸風險概況良好,亞洲強勢貨幣信貸市場的評級高於全球同類市場,評級趨勢呈正偏態。

收益率亦明顯較高。例如,亞洲信貸的息差溢價向來遠高於全球信貸,因此在信貸風險相若下,收益率有可能更高。將同等信貸評級的亞洲信貸與全球信貸相比較,即可見一班,前者的收益率不但較高,而且波動性較低。

中國扮演的重要角色亦不容忽視。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的固定收益市場,市場規模約為17萬億美元1,由於中國國債獲納入債券指數,不斷推動中國加快融入全球市場,其固定收益市場還有很長的增長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較高的政府債券名義收益率、信貸息差的重大相對價值,以及在強勢貨幣投資組合中持人民幣倉位的分散投資好處,都可以提高表現。

另外,中國債券市場包括離岸美元和離岸人民幣債券,它們的收益率往往比在岸同類債券高,只要對信貸做足功課,便可望創造額外的超額收益來源。

亞洲市場充滿活力、瞬息萬變,投資種類多元化,要充分利用中國乃至全亞洲的機遇,嚴格篩選是關鍵。不過,採取主動只是一個開始,投資者還必須專注於應付不斷變化的利率和通脹環境,同時尋求回報。

[1] 資料來源: Macrobond,UOB,2021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