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投資展望:歡欣和憂慮均有理由

年初伊始的新聞,可以說沒有帶給我們多少歡欣的理由。各地又開始封城,那些採取新的管制措施的國家也包括德國和英國,與此同時義大利已延長緊急狀態至四月底。中國新爆發的疫情讓人開始擔憂會出現另一波大流行,而美國已超過 400,000 人病歿,讓全球總死亡人數累計到令人悲商的兩百萬人。i 

這波疫情重創全球經濟,我們預期 2020 年全球 GDP 會萎縮 4%。但儘管市場波動,去年的報酬仍高於趨勢,MSCI 世界 NR 指數過去 12 個月以來上升 16%。而由於央行債券購買盛況前所未有的空間,政府債券的總報酬率達到 10%。ii

因此,許多投資者都在問這個直指議題核心的問題──市場真的脫離基本面了嗎?我的回答一律是還沒。市場具有前瞻性,且儘管歷經這麼多短期挑戰,我仍相信現在可以樂觀以待。 

擊退新冠病毒

黑暗的盡頭就是光明,這道光明就是輝瑞-BioNTech、牛津-阿斯特捷利康,以及最近的莫德納的有效疫苗問世。有些國家已經迅速展開施打,以色列約 40% 人口已接種輝瑞疫苗,iii英國也急起直追,已有超過 630 萬人接受第一劑接種。iv美國也加速接種計劃,而歐洲至少到現在仍就慢半拍。

全球接種疫苗需要時間,但疫情結束不只可以紓解醫療壓力,在冀望達到群體免疫的同時,亦為將來數月及隨後幾季更佳的經濟前景鋪路。然後我們就可以重啟經濟、放鬆社會流動的限制並讓那些過去 10 個月中反覆關閉開放的企業完全步上正軌。雖然這顯然是好消息,但這並不表示一切就會回復正常,因為許多企業已永久倒閉,但是無疑仍可期望消費支出和投資成長。

接種疫苗的速度有賴社會對接種的接受度。儘管有反疫苗的雜音出現,整體而言多數人還是願意接受注射。益普索世界經濟論壇的調查發現,英美兩國人民接種的意願皆上升,但結論顯示其他多個國家的人民仍有些疑慮。v

2021 的潛在支出潮

感染率開始下降後,經濟蓄勢待發,2021 年後半年之後有望迎來經濟熱潮。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研究估計,因為人們停止花費,尤其是停止高額支出,如購車和度假,2020 年的家庭儲蓄率飆升。vi顯然許多人預期收入會受到疫情影響而減少,但總體而言我認為可能會出現消費支出潮,進而刺激經濟大幅成長。

企業界手上有大把現金等待使用。事實上,全球投資級企業債上升 4.8 兆美元,與前一年度同期相較增加 22%,且依據提供資料的 Refinitiv 指出這是新高紀錄。單美金市場債券發行量就增加 62%,達到 1.9 兆美元。vii本年初這個趨勢仍持續進行,企業手上有許多至今仍未花掉的流動資產。但經濟順利回溫,一部分支出會被使用,提升整體需求。有些會用於併購與收購,或其他企業活動,因此可能提高未來幾個月的股票價值。

積極的政策

局勢艱難時,各國央行和政策制定者未讓人失望。各國政府推出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財政和貨幣刺激方案,因此可能會出現創紀錄的負債,但也有創紀錄的超低利率,而且我認為短期內利率不會上升。由於各國央行已致力在可見的未來壓低利率,且可能會持續參與資產購買和採取量化寬鬆政策,我相信政策環境仍會持續極度支持經濟成長。

傳言指出聯邦準備理事會可能會退出量化寬鬆政策,但我認為就算不是在 2022 年,最快也要今年底才可能會發生。那可能會造成市場的一些債券重新定價,而我們已經看到最近數週來債券收益上升–10 年美國國債收益僅剛好超過 1%,但在疫情大流行前超過 2%。viii但我認為上升速度還不夠快到足以太過干擾市場運作,或對經濟成長造成任何重大衝擊。

加速能源轉型

投資者已認知到他們在加速碳轉型上必須扮演的重要角色。我們已經見證更多環境、社會、及治理 (ESG) 標準納入投資策略,以及更多專屬 ESG 相關投資組合的推出。再生能源的價格持續下跌,在許多案例中甚至比燃煤火力發電低,這點應能進一步加速再生能源的取代。在政治面,拜登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無疑為過去四年我們所見證的事蹟劃下句點。希望美國政府在國際舞臺採取更平衡以及加深互惠合作的態度。美國政府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的決定廣受歡迎,而拜登的氣候變遷特使凱瑞最近重申加速全球脫碳的必要,宣稱「失敗絕不是我們的選項」。ix

此外,延遲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 COP26,終於要在今年 11 月於英國格拉斯哥舉行。這將是政治人物、企業和投資者針對碳轉型議題的真正焦點,包括減少碳排放的進度以及在來年的潛在投資機會。在大會舉行前,我預期可以看到各國重新聲明自己的減碳目標,或者加速目標,或宣布更具前瞻性計劃。在政策面,關於碳稅的辯論可能更熱烈,今年這個主題只會更白熱化。無論如何,我們前進的目標都相當明確。

恐懼的理由?

短期內,還有許多障礙有待克服。新的新冠病毒株,尤其是英國和南非變種令人擔憂,而確保全球人口疫苗接種的物流作業仍是重大挑戰,尤其在已開發經濟體外的地區。

同樣的,我們殷殷期盼經濟熱潮的來臨時,疫情也留下一些不可磨滅的傷痕。許多企業無法東山再起,這一點與我們的都市地理相關,尤其是考量關閉商店的零售商數量時。精品街不會很快恢復元氣,如果他們想重新感覺世界回復正軌,就需要更新投資和承諾。此外,企業永久關閉的背後代表更高的失業率。

目前政府政策保持良性。目前仍不想處理增加的政府債,但若緊縮措施變成主流經濟政策,這點會讓投資者擔憂。美國和中國間的緊張情勢可能會持續,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過去一年的經濟成長領先各國,讓其他國家處於不利地位。

但基本上,我認為還有許多樂觀的理由。希望到了 2021 年的下半年,我們在控制疫情方面有重大進展,感染和住院率皆下降。隨之而來的是經濟復甦,達到更高的 GDP 成長率,並因此希望讓消費者和投資者更感歡欣鼓舞。

資料來源:

[i] 紐約時報 2021 年 1 月 25 日/世衛

[ii] FactSet,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的資料(以美元計算)

[iii] Open Access Government 2021 年 1 月 26 日

[iv] BBC 新聞 2021 年 1 月 24 日

[v] 益普索 2020 年 12 月 29 日

[vi] OECD / FT.com

[vii] Refinitiv 2021 年 1 月 21 日

[viii] 美國財政部 – 2021年1月

[ix] Ft.com 2021 年 1 月 2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