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任投資、可持續發展及ESG:拆解迷思

2020年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社會經濟帶來巨大影響,但這具有分水嶺意義的一年促使各國政府、決策者及個人採取進一步行動,確保我們保護地球及其未來。

雖然去年面對種種挑戰,但投資者似乎更關注綠色經濟復甦。去年以可持續發展為焦點的基金吸引超過510億元的淨流入,創下新紀錄,亦是2019年總額的兩倍多,突顯出責任投資在一段相對較短的時間内的發展進程。i

在目前的環境下,安盛投資管理核心投資部投資總監Chris Iggo表示:「責任投資是主流。政府、監管機構和投資者正推動各行各業在投資決策中更積極考慮非金融因素。忽視這些因素或對財務表現構成不良影響。

「各國政府正透過立法促進可持續發展、企業正披露更多環境和社會問題,而投資者亦尋求將資金配置到有利人類和地球健康的經濟活動中。」

安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主管Gilles Moëc補充道:「以往支持經濟增長與保護地球之間的對立關係已消失。大眾日漸意識到應對氣候變化的迫切性,而各國政府則藉此推動大型投資計劃,將可刺激新冠肺炎疫情過後的復甦。」

然而,責任投資以及環境、社會和管治(ESG)基金的興起亦帶來相當多隱憂。不少人仍對這些投資策略抱懷疑態度,尤其是其有效性和往績方面。我們分析了當中的一些疑慮,並於下文闡述真實的情況。

迷思之一 ── ESG是項專門的投資

現時各國政府、消費者和企業都更加關注可持續發展,並加強監管及目標,包括按照2015年《巴黎協定》的目標限制全球氣溫上升幅度。要達至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並努力將幅度進一步限制在攝氏1.5度内的目標,碳排放必須大減,而要做到這點,我們需要推動全球能源行業以更環保和可再生的替代能源代替化石燃料。

此領域的發展速度迅速加快。作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中國已承諾實現碳中和。美國亦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總統拜登(Joe Biden)有意將大約650,000輛聯邦政府車輛全部換成電動車。

此外,歐盟(EU)的疫情後復甦協議的內容包括將約5500億歐元用於綠色倡議,是迄今為止作出的最大單項氣候承諾。除此之外,包括微軟和谷歌在內的多間跨國公司現時皆致力達至碳中和。

現在要關注的已不再是ESG會不會成爲未來的主流,而是ESG似乎將深深植根於新常態當中。聯合國於2015年制定了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旨在消除貧窮、保護地球,並在2030年之前建立更和平及繁榮的社會。ii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這些全球目標變得前所未有地重要。現時,愈來愈多消費者要求全球創造更平等的社會、使用更潔淨的能源和提高生活水平。企業必須妥善應對這些訴求,否則便會面臨被淘汰的風險,投資者亦然。

從投資角度而言,羅兵咸永道預計,到2025年,ESG基金的資產管理規模可能佔歐洲互惠基金資產總值的一半以上。該事務所在其報告「The Growth Opportunity of a Century」中估計,ESG資產到2025年可能增至5.5萬億至7.6萬億歐元,佔歐洲互惠基金資產總值的41%至57%,遠高於2019年底的15.1%。這相當於2019年至2025年間的每年複合增長率接近29%。iii

迷思之二 ── 責任投資只關乎股票,以及股票篩除

責任投資的理念最早體現在根據相關原則進行股票篩除,但此概念自此出現重大演變。最初是以篩選股票的方式來確保投資組合「負責任」, 不投資於酒、煙、博彩及化石燃料等所謂「罪惡行業」的股票。一般而言,這是股票基金的特點,但實際上責任/ESG投資適用於各個資產類別,從股票到綠色債券,甚至是商用物業等另類投資。

當然,不少投資組合仍然會篩除某些領域,但ESG投資亦關乎發掘致力帶來積極影響的公司。例如,很多ESG投資組合都有一定的環境或社會重點,並投資於潔淨能源和技術或可再生能源等領域。有不少投資工具皆是以帶來積極的社會影響為目標而創建,例如是創效基金。

例如,綠色債券便屬於這種資產。從綠色債券中籌集的資金專門用於可持續發展、緩解氣候變化和其他環保企業的項目。然而,綠色債券的投資對象並不只局限於氣候及環境。我們内部的研究發現,約有25%的綠色債券在良好健康及福祉,以及工作、經濟和工作場所因素等領域推動社會福利。iv此外,亦有旨在為目前仍是「棕色」但有志「轉綠」的公司提供融資的過渡債券。當中包括因為未有足夠綠色的集資項目,而在現階段無法發行綠色債券的公司。

但除了資產類別之外,責任投資亦關乎投資公司與企業議合,鼓勵它們在ESG議題上遵循最佳的實務標準。這意味著,當企業處理相關ESG事宜的方式不符投資者的期望時,便需要進行具建設性的對話和議合,並在必要時行使投資者權利,推動獲投資的公司達至預期的結果。積極的盡責管理能夠提高透明度,保護股東權利,並提升企業管治質素。此外,與企業就ESG因素進行議合,或能令企業預先應對有關疑慮,以免日後造成意外的後果,影響投資表現。

迷思之三 ── 責任投資意味財務回報較低 

歷史上,有關責任和ESG投資最備受爭議的一點是,其長期回報與傳統投資組合相比較低。此觀點植根於責任投資概念出現的早期,當時責任投資的重點是將某些行業從投資組合中剔除,而這些行業在當時有可能帶來豐厚的可靠回報。

但如今,有大量研究顯示,納入ESG因素或能令投資組合帶來更佳表現。有報告指出,在2,200項實證分析中,大約90%顯示ESG和財務表現有關聯,而且其中大部分是正向關聯。此外,我們發現,ESG憑證和公司之間的結構關係有助我們評估個別公司未來的盈利能力和業務風險。vi
 

除了學術研究論文外,亦有實質的表現數據為證。MSCI ACWI ESG領導者指數由來自23個發達市場和27個新興市場的大中型企業組成,這些企業的ESG表現較同行優勝。自2007年9月成立以來,該指數的累計及年化表現均優於覆蓋範圍更廣的MSCI ACWI指數。vii

資料來源:
[i] Sustainable_Funds_Landscape_2021.pdf (morningstar.com)

[ii] 聯合國

[iii] 2022 - The growth opportunity of the century - Are you ready for the ESG change? (pwc.lu)

[iv] RI - Green bonds market expected to top the $1trn mark in 2021 - AXA IM Global (axa-im.com)

[v] Gunnar Friede, Timo Busch & Alexander Bassen (2015) ESG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aggregated evidence from more than 2000 empirical studies, Journal of Sustainable Finance & Investment

[vi] 安盛投資管理2018年

[vii] MSCI – 截至2021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