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低碳有助於全球經濟實現更強勁增長

作為長期投資者,我們始終需要關注可持續性 — 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盈利增長及風險管理能力。

然而,近年來,可持續性有了新的含義。人們普遍認為,氣候變化對世界 — 對我們的社會和經濟 — 構成了巨大威脅。簡單而言,若不向低碳經濟轉型,我們將無法實現可持續的經濟增長,也就意味著我們無法獲得可持續的投資回報。

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經濟遭受重創,失業率上升,企業倒閉。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近期發佈的報告中強調,全球最富有經濟體的政府借款於2020年激增60%,創歷史新高,是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的兩倍。i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加強GDP增長和減少廢氣排放。 

從根本上而言,更低的碳排放即意味著更多的增長。但是,根據《巴黎協定》將全球變暖很好地控制在較工業化前水平上升2℃(1.5℃更好)以內,需要大量投資。但科學家們認為,若我們什麼也不做,全球氣溫將比工業化前水平上升3攝氏度以上。

而我們知道,這將對環境造成極大破壞。這將導致海平面上升、極端天氣、社會混亂、經濟活動損失等問題。

能源轉型意味著我們不能再依賴過去200年來推動全球經濟發展的燃料。相反,我們需要依靠可再生能源,實現更高的能源效率,這不僅會影響發電產業,還會影響運輸、工業加工、農業以及我們生活和工作的建築。

政府支持

令人慶幸的是,各國政府正承諾投資數十億美元用於能源轉型,並為自己設定了一些宏偉的目標。2020年,歐盟公佈一項經濟復甦議案,其中包括約5,500億歐元的環保專項資金,為有史以來最大的單一氣候撥款,而作為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中國亦承諾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

法國立志成為歐洲第一個主要低碳經濟體,並已於此前宣佈一項1,000億歐元的疫後救援大計,其中三分之一指定用於氣候相關項目。ii

此外,紐西蘭出臺一項到2050年基本實現碳中和的法律iii,而擁有世界上若干最大煤礦的澳洲計劃到2040年實現可再生能源發電佔比達94%。iv

美國新任總統喬·拜登尚未正式宣佈他的計劃,但氣候問題是其政府議程的重中之重 — 他已表示希望將約645,000輛聯邦車輛替換為電動汽車。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推遲至今年11月在蘇格蘭舉行。在大會舉行之前的幾個月裡,預計我們將聽到更多政府重申其能源計劃和碳減排目標。

增長機會

政策和技術正在推動能源轉型經濟。我們認為,能源轉型對世界經濟的變革作用,將不亞於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數碼革命。近年來,全球在可再生能源領域投入了大量資金。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於2010年至2018年期間飆升57%v,2020年第一季度,可再生能源發電佔全球發電比例從上年同期的26%躍升至近28%。

可再生能源的增長主要用於取代煤炭和天然氣,儘管這兩種能源仍佔全球電力供應的近60%。2020年第一季度,以太陽能和風能為代表的可變可再生能源發電佔總發電比例達9%,高於上年同期的8%。vi

但未來潛力無限。從化石燃料轉向可再生能源將帶來巨大的增長機會。研究表明,清潔技術有望推動每年1萬億至2萬億美元的綠色基建投資,同時在全球創造約1,500萬至2,000萬個就業機會,而可再生能源可能成為2021年能源行業最大的支出領域,超過石油和天然氣。vii

我認為,投資者需要立即開始調整投資組合。我們都需要重新設定我們所認為的未來十年乃至更長時間內推動經濟增長的因素。

減少碳排放

多年來,人類對石油和其他化石燃料的依賴導致了巨大的政治問題,甚至引發戰爭。轉向可再生能源可以帶來立竿見影的好處。它可以降低外部成本,即由經濟活動產生且可能影響到每個人的成本,例如熱浪和乾旱造成的醫療成本,以及洪水造成的財產損失。

人們普遍認識到,我們需要將這些成本內化,這意味著要為污染付出代價。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大幅降低;可再生能源的平准化發電成本(發電項目整個生命週期的發電成本)現在已低於燃煤發電成本。堅持使用煤炭沒有意義,因為現在煤炭成本高於可再生能源。

同時,碳排放代價也在上升。有各種各樣的框架或排放交易系統旨在為碳排放定價。某些行業的公司需要為碳排放權買單,而且價格還在上漲。這些交易系統還在增加,它們將覆蓋越來越多的全球能源和工業部門。它們將有助於內化碳排放成本 — 只要你產生二氧化碳,就不得不為此付出代價 — 而且未來這樣的代價會越來越高。這將極大地改變一些商業模式的經濟效益,並由於更低、更穩定的能源成本而帶來更高效率。

能源轉型

取代化石燃料並不容易。高盛製作了一條「碳曲線」viii,估出整個價值鏈中使用化石燃料的經濟活動範圍。然後分析了從「一切照舊」轉向用可再生能源替代一次能源的成本。成本曲線最終變得非常陡峭。對於發電、農業及其他土地利用活動而言,該曲線表現得更準確、更直觀。我們正在見證電動汽車使用量的大幅增長 — 事實上,儘管疫情導致汽車銷量整體下滑,但2020年全球電動汽車銷量實際增長43%,達到300萬輛以上。ix儘管當前電動汽車數量仍然很少,但預計其使用量將會增長。

對於工業加工、運輸(包括空運和航運)等其他部門而言,轉向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非常高昂。但影響所有行業和經濟活動的大量新技術正在湧現。例如,氫技術作為工業和運輸燃料來源的潛力剛露出冰山一角,碳減排技術亦不斷改進,這將提供許多增長和投資機會。可再生能源發電仍然只佔全球發電量的28%,這意味著我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在新技術投資、政府政策支持以及更多資產所有者將資本引向碳減排技術的共同作用下,能源轉型的成本曲線最終將趨於平緩。沙地阿拉伯將在沙漠中建設一座全新的零排放城市。這座城市將完全依賴可再生能源和新技術 — 這是一個真實的實驗,旨在展示我們如何以更加可持續的方式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x

能源轉型的長期效益

投資者需要思考未來推動經濟增長的結構性趨勢。我們建議投資者選擇脫碳投資組合,並投資於氣候解決方案。這意味著,隨著商業模式的改變,以及我們受益於更多的經濟增長和更少的碳排放,投資者應該思考如何在未來創造收益增長。傳統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正在調整他們的商業模式 — 他們知道,若不做出改變,他們將無法適應未來,最終只剩下擱淺資產。我們並非要完全取代石油和天然氣;公司仍會維持當前的營運方式,但正在加快投入可再生能源領域。

我們正處於向低碳經濟轉型的初期,這並不意味著經濟增長會減少,而是實現更多增長。坐以待斃將帶來難以承受的代價和風險。未來幾年,可再生能源領域還將迎來數十億甚至數萬億美元投資,這將帶來令人嚮往的技術機會。能源轉型將不僅為那些被取代的石油和天然氣工人創造就業機會,還會在新的地點創造新的職位,因為這些新能源的佈局將在全球範圍內不斷擴大。

我們需要恢復經濟增長,但我們也需要減少碳排放;我們都知道氣候變化帶來的危險。我認為能源轉型能夠帶來短期和長期效益;就其對未來商業模式的影響而言,能源轉型包含巨大的投資潛力和機會。投資者需要做好準備,一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