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 評級:為何需要優化精細度

如今,對公司環境、社會和管治 (ESG) 能力之審查空前嚴格。鑑於未能解決有爭議問題可能導致品牌受損、來自政策設計不當的監管譴責,以及流入該領域的大量資金,公司根本無力承受忽視 ESG 考量之後果。但若做得好,則可令所有利害關係者共贏。遺憾的是,明白需要呈現哪些數據並非總是很容易,且ESG 評分可能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許多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將 ESG 考量納入業務模式,儘管其可能並未按照當今要求的深度明確報告。的確,一些管理團隊表示會積極避免在專案中作詳細介紹,因爲他們擔心這會降低競爭優勢,或者客戶要求匿名。但隨著 ESG 評級機構日益强勢,公開 ESG 評分比秘而不宣更為明智。

評級崛起

ESG 評級機構使用公司業務活動資料評估 ESG 分數,這與信用評級機構分析公司財報之方式大致相同。

ESG 數據點非常多,在許多情況下超過 100 個。企業正日益被期望報告該等數據點。這裏的「期望」值得注意,因爲需要報告哪些數據並沒有硬性規定,通常定性和定量數據一樣多。公司通常需要向股東、顧問和 ESG 評級機構尋求支援。在沒有既定模板的情況下,一些關鍵數據很容易遺漏。

提供不完整的 ESG 數據、錯誤的統計資料或完全忽略數據通常會令 ESG 得分不佳。英國石油和殼牌皆會發布年度永續發展報告,每份報告都超過 100 頁,而這些報告需要大量的數據和人力資源來製作。相對而言,這會對規模較小、資源較少的公司不利,因爲它們財力不足,無法聘請衆多 ESG 專家來收集、整理和宣傳其永續發展能力。永續投資集中到市值較高的公司可能成爲出乎意料的後果。

議合的力量

積極投資者可支援公司的一個領域是議合。這可能就像為薪酬問題發表客觀的觀點一樣簡單,或者可能更多地涉及我們認為公司變革速度慢於理想的情形。第二種情況或需一系列會議來討論這些問題,從而建立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路線圖。重要的是,不應以消極態度看待參與。我們發現,絕大多數公司非常樂意參與 ESG 問題,以期提高自身對環境之理解,並進一步推動公司轉型。

Games Workshop 就是其中一例。該公司某些財務指標非常好,但在環境方面得分較低。我們與管理層開始努力增加包裝中回收物料的使用比例,並明確實施了綠色政策。令人鼓舞的是,該公司在諾丁漢附近的新倉庫安裝了一個專用回收設施,簡化塑料和紙板廢物的分類回收。它還在對孟菲斯倉庫的一個複制設施進行可行性評估。Games Workshop 已承諾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對總部和主要生產基地進行了升級改造,以使用可再生能源供電並節能照明設施。我們堅信它擁有出色的財務和 ESG 實力,但由於沒有宣揚所採行的舉措,評級機構未能進行相應地評分。

我們還介入了 Rotork 的活動。Rotork 是製造和供應流量控制執行器的全球領導者。該集團一半的收入來自碳密集型行業。我們與該公司會面,以更深入地了解其推動可再生能源轉型的計劃。他們投資於非碳燃料(如氫能)和碳減排策略(如碳捕獲)應用的新產品,還做得不錯。話雖如此,我們認為在減少其相對較高的垃圾填埋量方面,還可以做得更好,並且應為業務活動設定更積極的碳減排目標。

運用常識

毫無疑問,對 ESG 能力的日益關注已開始促使公司改善自身行為。過去十年,我們目睹了英國上市公司董事會中女性董事人數的增加,以及更快轉向淨零碳排放目標的需求上升和勞工標準的提高。這只是其中三例,但積極影響已廣泛傳播。

儘管如此,仍有改進餘地。為對公司進行 ESG 評分和排名,常識有時似乎會被拋在身後。當今最大的兩個問題或許是碳排放和水資源之利用。在世界許多地方,水是一種日益稀缺的資源,各公司正在努力提高提取和使用水資源的效率。然而,用水強度計算並非總是那麼簡單。

衡量用水強度的一個普遍方法是公司每單位收入的用水量。每單位收入消耗的水愈多,強度就愈大。該指標上的分數愈高,表現就愈差。

但為什麼要相對於收入來計算用水量呢?以 Severn Trent 為例,其主要業務是提供清潔水。Severn Trent 每天為客戶净化和供應 20 億升飲用水。在嚴格的監管制度下,普通家庭每天只需支付 1 英鎊的水費1。因此,雖然 Severn Trent 的用水強度遠高於其他公司,但我不認為這是壞事——事實上,這是一件好事。

類似地,碳強度通常運用與用水強度相同的方法來計算。如果一家公司將價格提高 10%(並假設價格持續上漲),那麼其碳強度在名義上就下降了 9%,但碳排放的絕對量仍然不變。這就會令我們陷入一種並不存在的安全感之中!

為追蹤所取得之進展,公司需要衡量和公佈用水和碳排的基準數據。針對這一點,我們可以逐步追蹤改進,將業務組合的變化考量在內。與以往一樣,製定目標時應該大量運用常識。

將高管薪酬與 ESG 掛鉤或非答案

許多利害關係者正在爭論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如何加快環境和社會問題的變革步伐。一種備受追捧的方式是透過高管薪酬。然而,若將太多變量與高管薪酬掛鉤,該等問題可能會被優先考量,從而損害更廣泛的業務,而這可能會帶來危險。

最近的一個例子來自一家 FTSE 350 消費品公司。決定管理層浮動薪酬的一個要素是能否增加核心市場的市場份額。然而,在利潤微薄的小型核心市場中提高市場份額,與在更大、利潤更高的市場中提高市場份額具有相同的重要性。透過優先考慮提高較小市場的份額,管理層獲得了這一類別的全額獎金,儘管整體份額和利潤均有下降。顯然,增加目標數量並不總能優化企業行為或改進績效。

在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策略中,薪酬委員會在實施管理層浮動薪酬計劃時,更傾向於簡單而非複雜的計劃。

「薪酬委員會指出,我們的薪酬政策與 FTSE 指數內許多其他公司的薪酬政策並不相同。這反映了我們的信念,即在文化上,主管和同事希望提供優秀的業績表現,而使用複雜和公式化的激勵計劃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弊大於利。」

說得好!

投資者加強對 ESG 的審查正在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尤其是在提高上市公司的環境永續性上。企業正在衡量自己的碳排放量,並製定計劃以逐步減少環境足跡。這無疑是個好訊息。但投資者需要深入研究這些數字,而非只看表面。一家公司的 ESG 評分,無論好壞,都應作為進一步分析和議合(若需要)的起點。基金管理界在塑造未來的 ESG 政策上可以發揮重要作用。為此,我們需要確保分析和方法皆符合該目的。

全部股票/公司示例僅作解釋/說明用途。有關示例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或安盛投資管理的推薦。

[1] 資料來源:Severn Trent Plc : https://www.severntrent.com/about-us/who-we-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