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寡長者與社交機械人:把祖父交託給機械人照顧?

小型社交機械人有着仿人、小海豹和燈具等形態,它們專為與長者互動而設,對於孤寡長者或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尤其有幫助。根據某些案例,它們是長者社交孤立時期(例如由新冠肺炎引致的隔離時期)的最佳好友

擁有可愛的小海豹外觀的PARO是一部社交機械人。換言之,它專為陪伴孤寡長者而設,而且尤其適用於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PARO誕生於最受人口老化影響的國家──日本,研發過程歷時10年。據估計,東京到2025年將需要新增超過30萬名護理人員,鑑於日本的移民大門一直緊閉,要達到該增幅殊不容易,唯一的辦法是求助於機器。

PARO是舉世聞名的社交機械人,它在日本政府撥款2,000萬美元資助下,由日本產業技術綜合研究所耗時10年研發而成。它於2004年上市,現已取得一定的成功。儘管單位成本相當高 (個人購買成本約為6,000美元,護老院則略為便宜一點),但其全球銷量 (包括歐洲在內) 已達到約5,000部。

PARO配備雙處理器、3個麥克風、皮毛覆蓋12個觸覺感應器、觸感式鬍鬚,以及一個悄然無聲地移動四肢和身體的摩打系統。其發明者柴田崇德將它設計成能夠進行眼神交流、辨識面孔、對觸摸作出反應,以及記住能產生正面反應的動作。PARO是舒解寂寞、抑鬱、焦慮、高血壓,以及减少藥物使用的方法,在一些患有認知障礙症和腦退化症的病人身上已見神奇效果。根據德州大學泰勒分校護理學教授彼得遜 (Sandra Petersen) 的報告,一老太太把PARO抱在懷內,輕聲說「我愛你」,而那位病人已有8年沒說過話。其他實證研究顯示,這款日本小海豹機械人不但有助長者融入社會,還有助促進祖父母和孫輩之間的交流。

保持社交距離時期的可行關顧長者之法

PARO固然是舉世聞名,但它絕對不是世上唯一一款社交機械人。例如,由比利時公司Zora Bots創造的人形機械人Zora,其身高57厘米,體重只有5.7公斤。這部小機械人由專業醫護人員以平板電腦遙距控制,旨在與護老院的患者交朋友,陪伴他們遊玩、跳舞、看書閱報或回答他們的問題。以色列機械人ElliQ的外形不像人類,但幽默感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它是一款內置平板電腦的燈形社交機械人,透過提供遊戲、開玩笑、教育影片等娛樂與長者互動。另外還有誦讀聖經段落的SanTO,以及由軟銀集團 (SoftBank) 開發的小型仿人機械人Pepper,後者能說話跳舞,逗長者高興。

然而,這些都只是個開始而已,未來幾年社交機械人的名單將變得比現在更豐富。由於需要保持社交距離,疫情使全球機械人技術的高速發展進一步加快。 根據IFR (國際機械人聯合會) 的估計,以長者和殘疾人護理服務為首的利基市場迅速擴大,營業額將增長17%至9,100萬美元 (在設計長者專用的新型號方面,意大利處於領先地位)現時,醫療機械人是專業機械人領域最大的產業,佔總收入的47%,相當於53億美元,其收入更可望於2022年增加一倍至113億美元。

 

資料來源: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的調查

人機互動的倫理層面

社交機械人對孤寡長者和護老院的效益現已得到科學證實 (雖然效益因不同人、文化和機械人的類型而異),但有一個重大的根本倫理問題尚未解決,該問題與人類和機器之間的關係有關。科學家和哲學家指出的實際風險是,長者可能會認為與機械人作伴比與真人作伴更可取。畢竟,機器總是有空、從不疲倦、不會妄加批判,也不會有憤怒或不適的時候。事實上,在新冠肺炎造成的社交孤立時期,一些長者表示社交機械人是他們最好的朋友。然而,在理論上,機器應促進和加深人類的互動,而非杜絕他們的交流。

專精科技項目的設計師吉林 (Rob Girling) 在《福布斯》的專欄中強調,關心弱勢群體者和被照顧者之間的深厚聯繫是人類體驗的精髓。我們不能把機械人視作擺脫照顧長者責任的工具,反之,它讓我們為長者提供更佳的支援,並加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非杜絕交流。這個難題,可藉由研發重視人機關係倫理的科技來克服。歸根究底,正如美國心理學家斯金納 (Burrhus Frederic Skinner) 所說,真正的問題並非機器會否思考,而是人類會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