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益債券背後的七大認知誤區

  • 利率或許處於或接近歷史低位,但固定收益領域仍然存在機遇
  • 高收益債券當前的收益水平吸引,主動型方針能夠釋除投資者慣有的疑慮
  • 該資產類別向來自不同地區和行業的各類發行人敞開大門,在過去二十年裏大幅增長

您有考慮過投資高收益債券嗎?顧名思義,高收益債券處於固定收益領域的高風險高收益區段,並且在過去二十年裏大幅增長。

高收益債券的高孳息率及分散投資效益固然受到不少投資者的重視,但圍繞該資產類別的誤解還有很多。在本文中,我們將梳理關於高收益債券的七大常見認知誤區,並說明它們對您的投資組合有何作用。

誤區一:債券吸引力不再

儘管負收益債券的規模達到上萬億美元,但高收益債券目前在美國的最低孳息率 (Yield to Worst) 約為5.7%,與過去三年的水平相當;而在歐洲則為4%左右1 ,比過去三年略高。即使央行加強對高收益債券的支持,相對來說,其息差 (即相對於政府債券的額外孳息率) 依然比過去三年高。

誤區二:違約風險太高

高收益債券投資者承擔額外的違約風險,作為補償,他們獲得的票息較高。不過,許多投資者都不了解該資產類別的過往平均違約率。在過去二十年,美國高收益債券的平均違約率為4.36%,而歐洲為3.49%2

違約率確實傾向在經濟困難時期顯著上升,科網泡沫爆破時如是,環球金融危機時亦如是。雖然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違約率並未上升到與前述時期相當的水平,但我們預計違約率將繼續保持在3至4%的高位,投資者應慎重考慮這個風險。

有一些公司為了撐過2020年而債台高築,謹慎選擇信貸對於降低這類公司的違約風險很重要。以往,進行選擇性的高收益投資對防範違約有一定的成效,例如:全球高收益策略的旗艦基金由2002年開始共發生9次違約,而美銀美林環球高收益指數共發生1,067次違約。

資料來源:安盛投資管理/洲際交易所美銀美林,截至2019年12月31日。所示範圍綜合洲際交易所美銀美林環球高收益債券指數 (HW00) 及洲際交易所美銀0至1年期高收益指數 (H544) 的相關部分。違約公司:2002年 - 世界通訊公司 (Worldcom);2008年 - MPU Offshore;2009年 - Hayes Lemmerz、Charter (CCH Holdings)、 唐納利公司 (RH Donnelley);2010年 - Penhall International Corp;2012年 - Nobina;2016年 - 阿苯哥 (Abengoa);2017年 - Agrokor。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可靠指標。

誤區三:高收益債券的投機性太強

即使對違約率有正確的認識,部分投資者可能還是認為高收益債券的投機性太強,一說到該資產類別便會聯想起受創行業中的負債發行人。

然而,全球高收益市場上的信貸質素和行業類別五花八門。例如,BB級高收益債券 (本質上最接近投資級別的債券) 佔環球高收益市場的比例略高於三分之一;B級債券佔55%;而投機性最強的CCC級及以下債券的比例則不到9%。

資料來源:安盛投資管理/彭博,截至2020年9月30日。(HW00:洲際交易所美銀美林環球高收益債券指數)。所示的評級比例乃穆迪、標準普爾和惠譽評級的線性平均值,並經四捨五入至最接近的整數。

近年,高收益債券還得到各國央行的大力支持。英國央行和歐洲央行今年先後買入投資級企業債券,為高收益資產類別提供間接支持;而美國聯邦儲備局 (美聯儲) 對美國進行更直接的干預,買入高收益交易所買賣基金 (ETF) 的股份。

誤區四:高收益債券與股票的相關性太高

過去十年,全球高收益債券與環球股票的相關係數為0.83,相關性固然是比其他固定收益市場高,但卻說明高收益債券仍然提供重要的分散投資效益。從高收益債券和股票的過往表現可以看出兩者特性上的差異,前者通常在熊市之後復甦得更快,同時峰谷 (peak-to-trough) 跌幅亦較低4

誤區五:利率上升不利於高收益回報

由於全球經濟仍未從疫情中復元,我們認為利率或會維持在低位一段時間。不過,即使在利率上升的環境下,高收益債券還是能帶來可觀的回報,因為其高孳息率可以有效減輕利率上升的衝擊,通常較不容易受到影響。

從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美聯儲加息時的美國可以看出,高收益債券在逐步調整期尤其不易受利率上升影響,而且促使央行開始加息的蓬勃增長通常對高收益債券發行人有好處。投資者亦可以選擇投資於較短期的高收益債券,有效地能提高孳息率之餘,又無需承擔太大的潛在短期波動性。

誤區六:股票比高收益債券更容易預測

對股票比較熟悉的投資者可能會認為股票比高收益債券更容易預測,但股票的回報本來就是變化無常的,總回報往往較取決於資本增長和初始估值水平。

安盛投資管理專注於讓收益複合增長,並相信此方針非常適合提供優厚套息的高收益領域。我們認為,這種收益的可預測性是高收益債券的一個重要優勢,尤其是企業在市況未明、股息仍然受壓時可能會囤積現金。

新冠肺炎疫情證明,投資者不能指望股票帶來穩定的收益,但高收益債券發行人必須向其債券投資者支付票息,違約是唯一的例外途徑。

誤區七:高收益債券的流動性太差

由於高收益債券在交易所買賣,而不是在場外買賣,它們的流動性比其他證券低。不過,高收益市場的擴張,以及投資者需求的增加有助於改善流動性走勢。

流動性是需要予以重視的事項,有些人認為,某些高收益投資工具 (例如被動型工具) 的結構中本來就存在固流動性風險。安盛管理投資亦設有專屬的專家交易團隊,負責幫助買賣高收益債券。我們的規模和一級市場地位確保我們能夠輕易進入市場,當市場出現不良債券時,這個優勢至關重要。我們擁有對各地市場有深入了解的資深團隊,時刻注意着高收益市場的機會,在危機時期尤其如此。

是否應該將高收益債券納入投資組合?

當然,所有投資均涉及風險。倘若公司拖欠債務,又或是債券發行人的信用評級下降,高收益債券投資者便可能蒙受資本虧損。高收益債券複雜難懂,是適宜由專家處理的領域,尤其是考慮到流動性風險 (見上文) 或債券發行的法律文件保護時,就更需要專人負責了。

不過,我們認為對希望分散風險承擔或追求更高收益的投資者來說,高收益債券是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投資名家André Kostolany曾說:「想吃得好的買股票,想睡得好的就買債券。」如今,債券孳息率大幅下降,而股票回報本來就變化無常,投資者應考慮能讓他們吃、睡兼得的資產類別。

安盛投資管理擁有一系列高收益產品,包括環球高收益產品、區域託管產品及短期產品,您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調整高收益配置,同時獲得安盛投資管理三十多年來積累的固定收益專業知識的支持。

 

 

資料來源:

[1] 洲際交易所美銀美林,截至2020年9月30日。表現以美元對沖。過往表現並不代表未來表現。

[2] 違約數據取自穆迪,截至2020年6月30日。過往數據由2001年12月開始計算。

[3] 安盛投資管理,2020年11月3日。環球股票根據MSCI世界指數作釐定,環球高收益債券則根據洲際交易所美銀環球高收益指數作釐定。

[4] 高收益債券往往復甦得更快,因為它們是比股票「更保險」的風險資產,因此會在復甦中率先跑出。舉例來說,在金融危機和2016年初的中國通縮擔憂之後,美國高收益債券的復甦速度比美國股票 (標準普爾500指數) 和美國高收益資產 (洲際交易所美銀美國高收益總回報指數) 快。不過,在2020年,它們重回之前高位的速度落後於美國股票 (雖然只是落後九天)。在這三次危機 (2009年、2016年和2020年) 中,美國高收益債券的跌幅都低於美國股票。

 

投資高收益債券有甚麼風險?

交易對手風險:因子基金交易對手破產、無力償債、未能付款或交付而拖欠付款或交付的風險。

操作風險:因操作流程 (包括與資產保管相關的流程) 失敗而導致損失的風險。

流動性風險:在特定市場情況下,因流動性低而令子基金難以估價、購買或出售全部/部分資產,並對其資產淨值產生潛在影響的風險。

信用風險:因子基金所持債務證券之發行人拖欠債務或信用評級下降而導致資產淨值減少的風險。

衍生工具等技術的影響:某些管理策略涉及特定的風險,例如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交易對手風險、法律風險、估值風險、操作風險及相關資產的風險。

使用這些策略還會涉及槓桿,有可能增加市場波動的影響,並導致重大損失風險。